神雕逍遥录 > 修真小说 > 剑中影 > 第1067章 心灵的扭曲

第1067章 心灵的扭曲
当时和他们的关?S也没有现在这么紧密,现在的暴雪嘉年华与其说是暴雪办的 不如说是暴雪和社群一起(yī qǐ)办的
传统认为女生数理能力比男生差,杨世瑞认为这是刻板印象,男女生各有擅长能力
世界(world)赛目的是找出最强队伍,所以 Bo1 为此而生,战队必须在任何情况下取得最高点
研究显示,透过减少交感(gǎn)神经系统的活动,像是进行简单的运动(yùn dòng)可舒缓痉挛和压力
艾咪表示,马特一开始(kāi shǐ)是个溺爱(ài)孩子的好父亲,不过两人之间逐渐有了嫌隙,也时常为了愚蠢的事情(affair)吵架,男友(黄瓜)也开始(kāi shǐ)很少回家

“你杀了我的人?”盛志强问道。
“是。”
“你是不是有些放肆了!”盛志强说着,身上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气势,直压得沈玲玉喘不过气来。
虽然沈玲玉也有不错的武功,但是(But)也根本不能与盛志强的圣气功相抗衡。沈玲玉没有动,也没有反抗,只任凭盛志强发威。
盛志强突然猛扑过来,一下子扑了过来,直接掐住了沈玲玉的脖子。
“你要知道(knew),你敢杀我的人,我一个小指头,就可以( kě yǐ)掐死你的。别以为你是小玲的母亲,我就不敢碰你。”盛志强威胁道。
“尊主,这个我当然知道(knew)。只是我教女无方,没能让尊主满意。于是我便将女儿先回来,先自行**一下,用不了数日,保证还尊主一位听话而懂事的妻子。”沈玲玉信心十足地说道。
“哦?你有这本事?”盛志强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道。
“当然。”
“要多久?”
“再有两天时间,应该(yīng gāi)便差不多了。”沈玲玉回答。
“好!那本尊主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到时小玲仍然不能让我满意,该如何(rú hé)办?”盛志强问道。
“两日之后,小玲定然对尊主惟命是丛,做牛做马,万死不辞。”沈玲玉说道。
“这样(zhè yàng)最好!只是夫人,小玲这几日,小婿饥渴难奈,却是如何(rú hé)是好?”盛志强说着,突然松开了沈玲玉的脖子,但双手却不老实地挑战了一下沈玲玉的私人禁地。
沈玲玉却被盛志强骚扰,却居然完全(wán quán)没有躲,连动也没有运过,只轻声说道:“尊主不是还有玉蓉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和师家姐妹(sisters)么?”
“他们怎么可能(would)和夫人与小玲比!”盛志强说着,神形极尽撩拨。
他故意将“夫人”二字放在“小玲”之前,却专门来观看沈玲玉的神态。
沈玲玉见些情形,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affair):“糟糕!肖玉蓉这个贱人,一定是将她对我说的话,也跟尊主说了。”
的确如此,因为以前盛志强一直对沈玲玉十分尊重,怎地今天突然便不老实了。看样子,一定是有人煽风点火。
“那尊主想要怎样?难道想让我这徐娘半老之身,暂时替代小玲?只怕我这糟糠之身,污了尊主圣体。”沈玲玉也是见过大阵仗的妇人,知道自己(zì jǐ)今天跑不了,索性便主动提了出来。
“夫人正值韵味十足,怎可说是徐娘半老?如果夫人能暂解小婿之饥,小婿自然(zì rán)是感(gǎn)激不尽。只是不知夫人,愿意暂替小玲否?”盛志强问道。
“只要尊主有兴趣,妾身自然(zì rán)奉陪到底。小玲之前照顾不周,妾身全都可以( kě yǐ)替你弥补。”沈玲玉道。
“好!不过,我要先验验成色!”
“如何验?”
“你跪下,便知道了。”
沈玲玉没有说话,只得慢慢跪在盛志强身强。盛志强迎面走了上去,下半身与沈玲玉已经(yǐ jing)靠得极近,突然伸出两只魔爪,一把将沈玲玉给死死扣住......
两日后,沈玲玉再次求见盛志强。
这时,盛志强却还在和师家姐妹(sisters)游戏,再是兴头之上。
“进来!”盛志强完全(wán quán)没有停止游戏的意思,便将沈玲玉叫了进来。
“尊主!事已办妥?”
盛志强一听,这才来了(lai l)兴趣,暂时放弃了游戏,问道:“果真?”
“当然。小玲,去见过夫君。”
“奴婢见过夫君,请夫君享用奴婢!”祁小玲目不转眼地盯着盛志强的身体道,眼神之中尽是媚态,一点也不像以前胆小怕事的祁小玲。并且,盛志强还发现,祁小玲的眼神,有些呆滞。
只是盛志强并不关心这些,他只想霸占祁小玲这个可人儿的肉体,至于她的心在哪里,连她母亲沈玲玉都不关心,自己(zì jǐ)又何秘管那么多。
“小玲,你知道,夫君龙精虎猛,只怕你配合不来,又惹人生气。”盛志强提醒道。
“小玲不怕!只要夫君喜欢(xǐ huan),小玲便是刀山火海,万死不辞,为奴为婢,绝不退缩。”小玲眼神一动不动,说得十分肯定。
“那夫君要你和你母亲......”
“一切但由夫君和母亲做主。”盛志强还说完,祁小玲便已经(yǐ jing)率先同意道。
盛志强见状,立马让出自己的位置(locates),然后说道:“夫人,你先上来!你经验丰富,在中间为了把关。我的小玲许久未见,要好生叙叙旧。”
沈玲玉于是得令上去,盛志强再次回坐在她身上,一把拥过了妻子......
“左右姐妹花,前后母女花。世间之花,皆在此间任我摧......哈哈......”
......
邪恶的屋内,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邪恶的事情。
邪恶的屋外,还有一个邪恶的女人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小玲,你的身上,怎地多了一股奇香?”
“专为夫君助兴而用!”祁小玲回答。
“最好!”
邪恶的女人见状,突然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离开(absence)这个邪恶的地方。
这个邪恶的女人刚走到院外无人之处,突然遇到了一个男子,正是他这一辈子最讨厌(tǎo yàn)的那个男子。
“你这是为何?”秦刚问道。
男子正是骷髅剑秦刚,而邪恶的女人,则是肖玉蓉。
“不这样(zhè yàng)做,尊主又怎能筋疲力竭?他不筋疲力竭,我又如何脱身?”肖玉蓉说道。
“太好了!看来你终于想通了,想要借此脱身了。那我们一起(yī qǐ)离开(absence)吧!”秦刚说着,便伸手来拉肖玉蓉。
可是肖玉蓉却根本不让秦刚碰好一片衣角,只冷冷说道:“你误会了!我根本不想脱身。我只是不想再当尊主的夜壶,用完之后就被扔掉,所以给尊主找了几只新的夜壶,用完之后可以随便扔的那种。至于跟你离开,却已经永远不可能(would)了。跟你走,我也只不过是你的夜壶而已,就像十年前一样,你用完之后,也一样会将我扔掉。呵呵!我还没有那么傻。”
“那你这么做,又不想离开,还不跟以前一样,有何区别?”秦刚质问道。
“当然有区别!我要让别人,成为(chéng wéi)我的夜壶。”肖玉蓉突然很是邪恶地说道。
秦刚一见,这才发现,他深爱(ài)的这个女人,心灵现在已扭曲到连他也无法(to be)直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