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化成灰烬
油价降到4年来新低,但国民美食牛肉?I却是涨声四起,主要【main】是因为台湾【中国台湾省】牛肉?I大多使用进口牛,偏偏进口牛食材成本【chéng běn】今年比去年增加11%,未来还会预估还有一波涨价,像是有60年历史的老王记牛肉?I,每碗就涨了40元,等于调涨22%,林东芳牛肉?I也涨20元,全台不少牛肉?I老店跟进!
大陆广东省46岁的女子刘云凤,19日被发现口吐白沫倒在东莞【Dongguan】莞城区步步高派出所门口,横?派匣构矣幸惶跎?子,经过抢救后仍不治身亡
事故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在摆接堡路,影片中可以【 kě yǐ】看到当时天色昏暗、下雨,一名身穿蓝色雨衣的骑士骑在车道偏左边的位置【wèi zhi】,这时候【shí hou】外侧切进来一台联结车,骑士疑似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联结车的第二节车厢正
?没有吧,难道是第一次出社会、打选战?就以笔者?L边许多【many】的蓝营朋友来说,老蔡的
朱立伦说,自他担任市长以来,投资最多的就是教育【education】项目,4年来已新建10所学校【school】
1965年,格瓦拉跑到非洲刚果打游击,人生地不熟,苦战4个月之后被彻底击溃,格瓦拉逃出
的文献公开、以促使人权进步,积极向行政院争取这批卷宗,目前正进行整饬作业


    第226章化成灰烬

    “我这边”康大师惊慌地看了一眼方川,见方川一脸笑容,心里却慌得不行。

    他想了想,道:“我没事,马上就过来。”

    “明白。”康勇那边听了,嗯了一声,“那你就直接来这个女人住的地方,我在这里等你们。”

    “好。”康大师点头,然后挂了diànhuà。

    方川嘴角一勾,道:“你们是受古元风家人所托,过来找我跟卢媜的,是不是?”

    “是!”康大师连忙点头,然后道:“我们之前不知道【knew】你的厉害【Fierce】,现在知道【knew】了,当然不会为了那点钱而得罪你了。我发誓,我们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There】,你带我过去,我让老二放了你的女人,怎么样?”

    方川笑了笑,道:“你可能【would】是以为自己【zì jǐ】很聪明是吗?算了,也不跟你多说了,留着你也没有用。”

    “你什么意思?”康大师惊慌起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我家老二就是拼了命也要报仇。哪怕不能杀你,你的女人也死定了!”

    “可惜”方川嘴角一勾,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在我面前,你们这样【then】的人,连动卢媜一根汗毛的机会【offer】都没有。”

    他说着,毫不客气,直接扔出一片三昧火玉符,砸在这康大师的身上,轰隆一声爆炸,康大师身上火焰腾腾,不过片刻,就被烧成了灰烬。

    “你,你”那司机大汉平时可也是一个厉害【Fierce】角色,意志坚定,很少有怕过什么。

    不过,现在他却吓得连腿都软了!

    那康大师的一些能力,就超过了他的想象,可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是个小恶魔的少年,比康大师更加恐怖。

    他吓得情不自禁地牙齿打颤,一下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我错了,我只是一个开车的,求求你放过我,我从此以后”

    “不用了。”方川不等这个人把话说完,就直接扔出了一块三昧火玉符,也把这个人烧成了灰烬。

    他冷冷一笑:“你这种毫不犹豫开枪打人的人,难道还是一个好人吗?你们今天自己【zì jǐ】来找我,那就不能怪我了!”

    随即,方川又用一张火玉符,把康大师他们的捷达轿车,也烧成了灰烬,一个狂风术,把灰烬吹得一干二净。

    这种毁尸灭迹的手段,就算是神探来了【老弟】,恐怕也不能破案,也不能收集到任何的证据。

    随后,他骑着电动车,以最快的速度【 dù】,返回到县城,来到卢媜租的小区当中。

    幸好,他上一次到卢媜的家里,而且【but】,这个时候【shí hou】,天已经【yǐ jing】开始【appeared】黑下来,小区外面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已经【yǐ jing】放起来音乐【yīn yuè】。

    方川并没有进入小区,而是绕着小区,凭借记忆,来到了卢媜家楼下,小区外的地方。

    他抬起头,能看到卢媜家卧室的窗户,神识扫过去就发现,卢媜现在正坐在沙发上。

    而在她的身旁,站着几个大汉,持枪看着他。

    在餐桌上,坐着一个阴鹫大汉,目光死死地盯着大门,似乎在思考什么,嘴里念念有词。

    “老大应该【yīng gāi】碰到了麻烦,不过看样子他能解决【jiě jué】,可能【would】要把人带过来。是冷辉,还是那小子?”

    康勇跟康大师是亲兄弟【就像安全套】,不过,康大师显得猥琐,而康勇显得粗犷,一身肌肉结实。

    他手里也持着一把枪,不过,同时也斜挎着一个苗疆的巫师口袋。

    一个三角蛇头,吐着信子,从口袋里探出来,在他的手上蹭了蹭,似乎非常亲昵。

    康勇想了一会儿,对其他【qí tā】人道:“你们去一个人到楼下,注意【危险信号】我家老大,还有那小子。一旦有发现,给我打diànhuà。”

    “是。”一个大汉点头,打开门下去了。

    康勇又道:“你们两个人藏在沙发后面,如果那小子冲进来,你们找机会【offer】打伤他。就算不能打伤他,也要挟持这个女人。”

    “是。”两个大汉连忙躲了过去。

    康勇又看着另外两个大汉:“你们两个站对角,如果那小子或者冷辉进来了【老弟】,你们就发出喊声,吸引他们注意力。”

    “是!”最后两个大汉连忙一个站在了卧室门口,一个站在了客厅落地窗门口,死死地盯着大门。

    康勇见安排了一番,也就松了一口气,走到卢媜身前,有粗糙的手,拨起卢媜的下巴。

    他森冷地眼睛里,闪过一丝猥亵贪婪的光,笑道:“果然长得漂亮,我都心动了。不过也是个红颜祸水,不是因为你,古元风那小子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古元风怎么了?”卢媜眉头一皱,她并不知道古元风的事情【affair】。

    康勇冷笑道:“古元风被人弄成了植物人,古老爷子怀疑是我的一个族人,跟你的姘头一起【yī qǐ】,谋害了他。”

    他嘴角一勾,松开了卢媜的下巴,淫笑道:“虽然是红颜祸水,不过等我完成了任务,倒是可以【 kě yǐ】和你好好玩玩。我手里面有十多种药,能让你从烈女变成荡女。到时候,你就不会现在这么装模作样了,哈哈!”

    “混蛋!”卢媜狠狠地骂道,心里却慌了,因为眼前这个人,给她一种极度【 dù】的危险感【sense】。

    也许【Perhaps】,这个人真的是说到做到,不过,她也知道,方川可不是好惹的。

    只是,她不知道,方川会不会来!

    正当她心情忐忑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响从卧室里传来,使得每一个人都浑身一凛。

    跟着,康勇神经质地一下跳起来,一只手抓着shǒuqiāng,一只手拿着巫师口袋,对站在卧室门口的大汉喊道:“去那边看看!”

    “是!”那大汉轻脚轻手,连忙往卧室探去。

    但是【But】,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身影从阳台的窗子里跳了进来,落到落地窗上,猛地往里面一闪。

    砰砰两声,那躲在卢媜身后的大汉,就被人一人一拳打翻在地上。

    “不好!”康勇等人顿时反应过来,一眼看过来,就认出了来者,正是他们要找的方川。

    方川笑道:“听说你们在等我?”

    “你就是方川?”康勇一声冷喝,看着方川,却在思考着,这二十楼的高度,方川是怎么从阳台冲进来的。

    他一边疑惑,一边问道:“我哥呢,你把他怎么了?”

    “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方川嘴角一勾,跟着,眼神闪过一丝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