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联手
有时候(When)第一班飞机(用来打的)在第二航厦、下一班马上到第三航厦,这时候(When)都会偷偷诅咒排班人员,或者是想着到底哪里得罪了谁,怎么会有这种马拉松式的班表
还好那次姊夫有出现(chū xiàn),不然等警察(policeman)来之前不知道(knew)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真是神明有保庇啊!
于是Goldman特地去了枪击事件的纪念馆,在那?Y彻底感(sense)受一切、然后全部(quán bù)释放出来
?}杂的斑点样式可以( kě yǐ)帮助动物躲避肉食性动物,也可以( kě yǐ)用来调节体温、辨认亲人或个体,这些都和堑纳?存、繁殖能力有关
这次的碰撞,不但将当时位在台湾(中国台湾省)附近大陆棚上的沈积层与岩层推挤隆起,露出海面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台湾(中国台湾省)岛

    热门推荐:、 、 、 、 、 、 、

    场外的小镇居民们以为这是一场情感(sense)狗血大戏,却不知道(knew)看似平静的场中的情形已经(have been)凶险到了极点。

    三人之间对峙在千尾姬的主动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微妙的偏移,原本苏心源认为自己(zì jǐ)将处于一对二这种极度(attitudes)不利的形势,但是(But)千尾姬却莫名的要和苏心源联手对付索。

    苏心源无法(to be)判断这是千尾姬的一个阴谋还是真心要联手,不过从她的行动来看确实也有些诚意,比如刚才让身边的普通人退开这种行为。

    千尾姬应该(yīng gāi)明白和自己(zì jǐ)联手,打败索之后,她自己也面临被自己杀死的风险,如果她还是愿意联手,那么可能(kě néng)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落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中,这是唯一(wéi yī)的解释。

    也有一种可能(kě néng),她是想放松自己的警惕,偷袭杀死自己,所谓的花样玩死你。

    对于苏心源来说,确实陷入了少有的两难境地,他的任何一个选择都会对现在的局势产生重大的影响,这影响关系到在场所有(suǒ yǒu)人的生死。

    索有些戏谑的千尾姬说:“真是很有趣,你认为这个男人能够阻挡住我吗?这太可笑了,算了你就别再挣扎了,我等这个机会(offer)等好久了,把你的身心和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了,宝贝。”

    千尾姬扬了扬头发微笑着对索说:“别做梦了,你以为我现在很虚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不能吗?”索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说,“你的实力已经(have been)不足巅峰时候的一半,这样(then)的你我可以轻易的俘获,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你以为靠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可以逃走吗?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zì xìn)。”

    “完全(completely)弄不清楚状况的人是你,”千尾姬冷笑了一声说,“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被伤成这样(then)吗?”

    “你不是bc的人打伤的?”索奇怪的问,在他的认识(known)中除了bc的人不可能有人可以伤到他们。

    “究竟是还是不是,我记不太清楚了呢……”千尾姬娇笑一声说,不过这位先生应该(yīng gāi)知道。

    索的表情变了变,他似乎开始(kāi shǐ)有些暴躁懒得和千尾姬废话了,随手将玫瑰花束扔在了地上,大步向千尾姬走去。

    千尾姬一闪身,竟然躲到了苏心源的身后和他站在了同一条直线上。

    苏心源警惕的看了千尾姬一眼,他还没有幼稚到几句话就相信(xiāng xìn)对方的地步,但是(But)目前的形势也是要逼得他做出选择了。

    到底是联手还是不联手!

    “滚开!”索看都没有看苏心源一眼,随意的伸出手向苏心源挥去。

    苏心源的混元真气已经在体内运转了三个周天,他静静的看着索挥过来的手臂,他如同开了神魂天眼,可以清晰的看见索手臂挥过来的动作,他的指尖骨头已经开始(kāi shǐ)变化,如破土而出的植物,瞬间破开皮肉,白色的骨头生长……变形……

    苏心源能够预测到在接触到自己身体的一瞬间,索的五个手指头就会变成锋利无比的爪子瞬间切断自己的一条胳膊,这就是他挥手的本意。

    当然,苏心源不会给他这个机会(offer),一缕杀意已经如落地发芽的种子从心中萌生,心随意动,引动丹田之中混元真气,刹那间如同巨浪滔天!

    抬臂,出掌,五指陡然张开,五雷轰天!

    “嘭!”过于轻敌的索,身体如同被天雷轰击,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苏心源一掌打出十几米远,撞塌了身后房子的墙壁,整个人陷入空屋子里。

    原本还在嘻嘻哈哈看热闹的人们顿时呆住了,整个派对瞬间安静下来,安静得悄无声息。

    他们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幕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苏心源爆喝一声:“离开(lí kāi)这里!快!”

    “发生了什么?”艾伦嘴上叼着的细雪茄掉落在地上,瞪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前面。

    “大家跟着我,离开(lí kāi)这里!”慕凝雪猛地推了艾伦一把,高声呼喊着。

    人们依旧有些迷惘,互相看着,没有几个人移动脚步。

    千尾姬微微眯了眼睛,陡然从尾椎伸出两条巨大的白色骨尾,摇晃在空中。

    “天哪!”周围爆发出恐惧的尖叫声。

    人们开始恐慌起来,潮水般向后退去,人群向小镇里唯一(wéi yī)的教堂里面跑去,在人们的心中那里才是可以躲避妖魔的地方。

    灰尘散尽,索有些灰头土脸的从破损的墙壁里重新走了出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苏心源一脸的不可置信。

    刚才那一掌已经将他的手臂肩胛整个打碎了,不过仅仅是一息之间,索的手臂恢复如初。

    “你是谁?!”他看着苏心源再没有戏谑的神色,细细的眼中射出狠毒的光芒。

    “我是谁不重要(zhòng yào),送你下地狱以后,你可以慢慢问。”苏心源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千尾姬,对方确实没有在自己背后下黑手的意思,但是自己并不可能对她放松警惕,虽然她现在的实力确实大损,目前也只放出两天尾巴来,苏心源知道她释放全力的时候是四条尾巴。

    似乎是感受到苏心源的注视,千尾姬居然主动出手了,她两条白色的尾骨从左右两边向着索攻去,尾巴的尖端如花瓣般张开,瞬间化成数十条骨鞭刺向索的身体。

    几乎(much)是在同一瞬间,索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苏心源猛地抬起头,索的身影出现(chū xiàn)在半空中,站在尖尖的房顶上,在明亮的月色中透出黑色的影子。

    好快的速度(attitudes),他是敏捷型的吗?苏心源刚才也仅仅捕捉到一丝残影。

    “小心,他是稀有品种,同时拥有敏捷和防御两种天赋能力!”千尾姬谨慎的将双尾收回呈防御姿态。

    “姬……你真让我失望,你这是要背叛组织吗?”索站在屋顶的尖端冷冷地说。

    “背叛组织?真可笑,你可以代表组织吗?不要(bù yào)忘记了,我的级别还在你之上,你出手攻击(gōng jī)我才是背叛组织!”千尾姬冷笑着说。

    “是吗?那么你受伤之后为什么不回归组织,而在这里养伤?”索冷声说。

    “那是因为有你这种令人讨厌(hate)的家伙存在,没有强大的力量,我回去(hui qi)以后会是什么下场?这种事情(shì qing)不是没有发生过吧,索!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人呢!”千尾姬说。

    “实力代表一切,弱者就必须要服从强者,就像以前我服从你一样……现在,也该轮到我做主人了。”索依旧用冰冷的声调说。

    “我就死,也会拉你垫背,别做梦了!”千尾姬不屑的说。

    “那……你就去死吧!”索冷笑一声,瞬间从他的身体射出无数鳞片如同一支支尖锐的飞镖!

    “小心,那些骨头上有剧毒!”千尾姬两条骨尾张开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了一个巨大的盾牌。

    苏心源心中涌起荒谬的感觉(gǎn jué),之前和这个妖女拼死一战,现在却又和她在联手对敌,这个世界(shì jiè)果然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无论有多大仇恨的人都能因为暂时的利益或目标联手在一起(stay)(yī qǐ)。

    苏心源从两人的对话中也略微感觉(gǎn jué)到黒翼会的情况,黒翼会现在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处在严格的秩序下,似乎有些松散,这让人很意外。

    不过现在这些并不是苏心源要考虑的问题(foul-ups),眼前必须要打倒这个叫索的仆人!

    苏心源刚分了一下神,猛地感觉到右边出现了危险的气息,索瞬间冲到了苏心源的身边,一个肘击将他打得飞了出去撞倒了一棵树。

    苏心源闷哼了一声,这个家伙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不好意思,你实在太慢了,不过现在的我可是兴奋得不行呢……”索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有些分神了,”苏心源笑了笑说,“那么作为回礼,我会让你满意的!”

    苏心源猛地脚踏在地,整个前脚掌踏碎了周围一片碎石,整个人以极限的速度冲了过去!

    “破!”

    那声音宛若雷鸣,震得整个夜空嗡鸣!

    呼啸的拳头,在雷鸣般的咆哮中破出,此时的苏心源周身混元真气升腾,从毛孔中渗出在黑夜中给周身笼罩着淡淡的光辉,如同天神降临。

    索只接了一拳,拳骨就已经粉碎,仿佛引动了源源不绝的雷击,那重重真气波动扑面而来,打得他节节后退!周身不断的爆裂开来!

    苏心源的太极破字真诀,连千尾姬巅峰时期的尾骨都可以寸寸破碎,索当然不是对手(duì shǒu),他眼看形势不对,却在这连绵不绝的攻击(gōng jī)之下无法(to be)抽身避开,连自身的速度都发挥不出来。

    “轰!”苏心源最后一拳头竟然将这个家伙打得穿过整栋房屋,落在不远处的河水之中。

    苏心源凝神收功,体内混元真气生生不息的在体内循环,他也不知道这是谁的神魂,但是人类真的可以变得这么强大吗?苏心源感受着体内的神魂仿佛和天地万物辉映,隐隐有所感悟。

    千尾姬依旧保持着警惕的姿态,她要对付索,迫不得已和苏心源联手,但是苏心源强悍的实力同样也让她心惊,在苏心源防着她的同时,她同样也警惕的防御着苏心源,密切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现在她知道还没有到两人正面交锋的时刻,因为索同时拥有防御和敏捷两种力量的异种,但是这两种力量他并不能同时使用,千尾姬知道没有打破索的骨凯就还没有真正打败他!

    “哗啦!”一声,整个河面的水如同被龙卷风吸起,升腾起一道巨大的洪流,一个巨型怪兽模样的东西从河水中升腾而起。

    索浑身覆盖着骨凯,他的双腿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的下半身变成长达二十多米的巨大骨头组成的白色蛇身,让人震撼无比。

    “不可能!”千尾姬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完成大蛇形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