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逍遥录 > 玄幻小说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亚索班的试炼(2合1)

第三百三十七章 亚索班的试炼(2合1)
将在本?L六在台中街头登场!主办单位今年规划以大熊带小熊的方式,全新设计总计200只、100座不同主题的泰迪熊,不过,在15日只会先出现『chū xiàn』88座亲子熊,另外12座
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这家店的牛肉?裼秒熳有牡牟课唬?橥分械龋局蟮煤芟改郏鹄春敛环蚜Γ欢?牛筋和牛肚的口感『gǎn』很柔软,细细咀嚼又带着些许Q弹,没有它们本身的膻腥味,而带着?F汁的浓香
,邀请县内社区来做伙,展现各社区文创、乡镇市地方产业特色外,也规划了丰富的活动内容与趣味竞赛,台湾『中国台湾省』好行-北港祈福线也特地在当天加停
主题,每张座椅的椅套上都印有爱『love』台南的精典泰迪熊情侣背着相机陪大家逛台南,当然,全车最吸睛的莫过于2部精典泰迪熊爱『love』台南主题公车内,分别安排1大2小精典泰迪熊搭乘,尤其是高100公分的大精典泰迪熊张着无辜又可爱的汪汪熊眼陪大家一起『yī qǐ』坐公车,让许多『many』乘客一上车便惊呼连连,忍不住合影留念,更直嚷着好萌、好想要带回家!
规划行程向来不是我的专长,但这次很荣幸接到台北市劳动力重建运用处的邀请,为台北市规划一个乐活半日行程,整个行程的重心便在
前往首都圈外郭放水路官网上的建议交通路线是搭乘东武野田线,在南樱井站下车步行40分钟或乘巴士(春日部市庄和地区环形福利巴士)前往
在城堡的二楼,一楼则是a la sha少女服饰店,逛累了还可以『 kě yǐ』上去喝杯咖啡『kā fēi』休息一下,或者是吃饱喝足再下来逛逛消化一下也是满好的!

    和亚索原本的预计不同,依子并没有成为『chéng wéi』全职太太的打算。

    或许是被犬冢大妹子的劲爆身材刺激到了,哺乳期之后,依子便决定重返忍者岗位,与丈夫并肩作战。

    对于这一点,亚索也是支持『zhī chí』的,朔茂糙汉子一个,常年在外执行任务,身边有一个会照顾人的妻子,一定会好很多。

    当然更加主要『zhǔ yào』的是,依子好像是属于易胖体质的,只要宅在家里就会长肉。

    漩涡一族强大的生命能量,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太过充盈了。

    当依子归队,定制版便携式电脑『computer』和无线网卡就位后,朔茂小队再次踏上征程。

    小卡卡西就这样『then』成为『chéng wéi』了留守儿童。

    好在如今旗木族地总算有些小小的人丁兴旺。

    荣升为奶奶的惠子、身为叔叔的亚索和大蛇丸,还有旗木家的长工塔姆肯奇,这么多人都给于了小卡卡西无私的爱。

    不过带孩子这种事情『affair』终归还是不适合亚索。

    当用鞭子抽打小卡卡西的屁屁,再也得不到快乐之后,亚索就将带孩子的任务全部『all』委托给了大蛇丸。

    这么做是有根据的。

    按照文献,由奶奶带大的孩子更容易成为熊孩子,所以惠子并不适合。

    而由蛇类带大的孩子,就会比较可爱。

    亚索曾经看过一则新闻,泰国还是缅甸,好像就是用蟒蛇来带孩子的,大蛇丸和万姬应该『yīng gāi』会做的很好。

    唯一『sole』麻烦的事情『affair』就是,万姬和帕克相处不是很好。

    主要『zhǔ yào』是因为,它们都钟爱同一款式的香波,同样爱吃甜食,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当帕克不知第几次偷吃了万姬的点心之后,屁股上终于多了两枚精巧的牙印。

    那一次,万姬用掉了整整一大瓶漱口水。

    不过意外的,两人或者说一蛇一犬的关系却出现『chū xiàn』了改善。

    对此,已经『yǐ jing』会奶声奶气说话的帕克,炫耀是自己『his』的雄性魅力征服了小白蛇。

    不过有一次,亚索看见大蛇丸正在黑水购物『shopping』平台上找菜谱,便随口问了一句,是不是要给小卡卡西更新伙食。

    “不,这不是为了卡卡西准备『ready to』的,婴儿食谱我已经『yǐ jing』和塔姆君研究得差不多了。”

    顿了顿,大蛇丸指着一本销售记录『Record』惨淡的食谱道:“这是我的通灵兽拜托我购买的。”

    亚索看了一眼,那是一本《狗肉清汤调制秘籍》。

    或许是帕克的臀部确实多汁美味,总之小白蛇似乎在甜点之外,又寻找到了可口的食材。

    ……

    日子就这样『then』一天天过去。

    当卡卡西勉强会对着大蛇丸喊妈妈的时候『When』,时间也来到了第二年的五月。

    五月对于大部分木叶居民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时间节点,不过对于水门来说,就不是那样了。

    玖辛奈因为学业出色,学校『school』特批她提前一年毕业,而考核的时间就在六月一日。

    这一天晚上,水门背负着亚索老师『lǎo shī』,以及亚索老师『lǎo shī』的铜盆火锅,完成了一日训练之后,犹豫地开口问道:

    “老师,听说您的三身术非常精通,尤其是变身术,达到了连火影大人都难以分辨的地步,后面的一段时间,能否指点我一下呢?”

    毕业所需要的社会实践分数,水门已经通过酒馆义工集齐了。

    但是『dàn shì』毕业要考核的三身术,他还没有把握。

    这当然不是说水门笨或者忍者天赋不足,而是因为他起步实在太晚了。

    水门提炼查克拉都超过十岁了,从忍界的常规看,已经错过了修行启蒙的最佳年龄『age』。

    当然了,挂壁师徒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忍界常规。

    即便是起步晚,凭借着努力和天赋异禀,如今水门在忍术修行上也已经迎头赶上了。

    不过由于『yóu yú』亚索的特训和酒馆的义工,占用了水门太长课余时间,直到现在,他对于三身术的考核还是信心不足。

    听到水门的请求,亚索把火锅里最后一片羊肉吃进肚子里,然后将电视机里女子健美操的音量调小:

    “三身术这种无聊的把戏,为师是不会教你的,现在对你的特训只是打基础,下半年你毕业后,为师才会指导你真正的修行。”

    “可毕业考试考的就是三身术……等等……”

    水门怔了怔,道:“下半年毕业?老师您知道『knew』我打算申请提前毕业?”

    亚索奇怪的道:“怎么?我没和你说过吗?下半年开始『kāi shǐ』,我会亲自带班,成为你、玖辛奈,还有那个谁的指导上忍。”

    “可是……”

    水门脸上露出激动地神色,旋即又有些焦虑:“老师,其实我的变身术还很不稳定,我担心『worry about』考核……”

    “哦,那个啊,这次毕业考试事关第二批砂隐村应届志愿军的计划『jì huà』,你太师父会亲自主考。”亚索淡定的道。

    “那岂不是更糟糕?”

    谁知水门更加担忧了:“我听说太师父以铁面无私著称,对晚辈的要求尤其严格,就连师父您那样天资卓绝,当年也是苦求了好几次,才被他收为弟子的……”

    “你放心,你太师父对于天才和人才『牛B人物』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亚索不动声色的拿过一份藤椒口味菠菜沙拉,塞进水门嘴里:“像为师这样的天才,自然『natural』需要敲打敲打,而你,一般忍者波风水门,就不会有这么多讲究了。”

    “咦?水门你怎么哭了?不用伤心,不是你太平庸,实在是为师太天才,你想哭就痛痛快快哭吧……”

    ————————————————

    一个月时间转瞬即逝,这一天,木叶取篴ttitudes』绦F渌簅ther』年级休学一天,六年级的学生『students』则来到学校『school』,参加毕业考核。

    当然也有一部分特殊的学生『students』也来到了考场。

    他们属于申请提前毕业,并得到通过,同时天赋和成绩又不足以免试直接毕业的学生。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得到免试直接毕业殊荣的,也就当年的旗木朔茂一人而已。

    考试是在上午『shàng wǔ』九点开始『kāi shǐ』,不过八点不到,考生们就陆陆续续来到了考场,开始做一些热身联系『lián xì』。

    说毕业考试只考三身术是不对的,实际上体术和幻术也有考试,不过只是作为加分项。

    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幻术还太过复杂,忍校里也没有具体幻术传授,如果不是家传忍术的话,根本没办法接触,更别说考试了。

    体术则不同,体术看上去是最平民化的忍者才能,哪怕是没有查克拉的人也能修行。

    但穷文富武,没有办法支付大量药材消耗的平民家庭『jiā tíng』,是很难像日向家那样量产体术忍者的。

    当然,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悄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变化了。

    不少孩子发现,在体术修行之余,来上一杯营养丰富,非常健康的黑水可乐,能很好的促进身体恢复。

    总而言之,木叶取篴ttitudes』陶哐5谋弦悼际云涫祷故潜冉狭榛畹模⒉灰话逡谎劢簿抗婢亍

    比如鸣人,虽然三身术考试没及格,也没有参加补考,但是『dàn shì』考官伊鲁卡老师点头了,他就算合格了。

    完全『completely』就是不讲原则,不讲规矩,怎么看都有很大的空间可以『 kě yǐ』上下其手。

    又比如说洛克李只会体术,别的什么都不会,照样也是顺利毕业了的。

    亚索怀疑这一定是迈特凯偷偷给私生子打通了关系,其中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

    综上所述,如果没有亚索校长接手,这木叶忍校势薄簍icket』亟岫槁涑晌ń灰缀嵝校匚勰晒傅母嗖棵拧

    是亚索校长的到来,才将暗部风清气正的风气带来了『老弟』如同一潭死水的忍者学校,使得忍者学校得到了新生。

    当然了,毕竟经手的日子还短,清廉如亚索校长,目前也没有办法保证,考试一定就是公正『disinterested』透明的。

    毕竟余毒太深嘛!

    水门并不知道『knew』这些黑暗肮脏的潜规则『guī zé』,因此『 yīn cǐ』即便有了亚索的提点,却依旧亚历山大。

    虽然用一年时间完成其他学生六年的课业,水门却并没有觉得『jué de』自己『his』有多么了不起。

    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是班级里的吊车尾。

    吊车尾,这样的身份是多么光荣啊,但是此时的水门还没有这样的觉悟。

    除了文化课全部『all』倒数的成绩,别说是和“亚索老师”当年史上最强首席生的履历相比,就是连玖辛奈,这个一心一意想要守护的女生也完全『completely』比不上。

    面对这样的现实,水门对于自己的忍术才能属于“一般忍者”的论断并没有异议。

    当然水门也没有因此『 yīn cǐ』灰心,反而『fǎn ér』更加努力修行,他坚信勤能补拙。

    只要自己不断努力,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甚至中忍、特别上忍……

    至于上忍,这恐怕就不是只靠勤奋能达到的地步,水门不敢奢求。

    虽然考官是自己的师父和太师父,但是水门依然做了充分的准备『ready to』,他从来没有把希望『xī wàng』寄托于网开一面上去。

    整整一个月,水门将睡眠时间减少到了四个小时。

    在上课、义工、特训之余,还给自己加练了变身术,硬生生将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率从从原本的一半,提高到了八成。

    考核教室外面,水门、玖辛奈、罗砂三人聚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

    作为同门师兄弟『就像安全套』,这种时候『When』肯定是要相互抱团的。

    罗砂完全没有考试的紧张感『gǎn』,此时正拿着手机,在玩忍者荣耀。

    他玩的是打野,他的队友『猪一样的』是上单“我爹是村长”,射手“爷傲奈我何”,中路“社会我辰哥”,辅助“狗管理『managing』玻璃”。

    凑齐了这么一套灵车阵容,游戏变得非常艰难。

    中路超神,打野划水,上路养爹,ad和辅助恩断义绝,小嘴抹蜜,从开局交流到结尾。

    长叹一声,罗砂将手机丢进了口袋,这游戏也特么的太鸡儿难了。

    这时候,他注意『zhù yì』到一旁的水门正双手合十默默祈祷『qí dǎo』。

    老实说,对于亚索老师亲招的这个小黄毛,罗砂实在有些不明所以。

    除了头发是黄的,眼睛是蓝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你觉得『jué de』祈祷『qí dǎo』就能变强吗?”

    罗砂摇了摇头,递给水门一枚金币。

    这是一枚正儿八经的金币,是罗砂用磁遁提纯过的,上面还雕刻着一个青蛙的蛙头。

    罗砂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喏,这个给你,不充钱还想变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水门一脸懵逼的接过了金币,道了一声谢谢。

    金币很漂亮,也很沉,想来值不少钱。

    水门是穷人家的孩子,罗砂是狗大户的儿子,自己还能印钞票『ticket』,完全没法比。

    罗砂拍了拍水门的肩膀,觉得自己以后得多关心关心这个小老弟。

    “水门,今天感觉『很爽』怎么样,有多少把握?”玖辛奈在一旁开口了。

    她今天很罕见的没叫水门小黄毛,而是喊了他的名字。

    这让水门有些不习惯,他将金币收好,挠了挠脑袋:“八成把握吧,毕竟我没有玖辛奈同学这么聪明呢。”

    “虽然你是个傻瓜,但也一定要努力啊!”

    玖辛奈眨了眨眼睛,小手一指,道:“美琴酱也选择了提前毕业呢,就在那里。”

    宇智波美琴其实成绩并特别不突出,只是基础扎实而已,不过架不住优秀校友富岳先生的推荐,也获得了提前参加考试的机会『offer』。

    往年三两年都不会通过一个的提前毕业申请,这次副校长大人一口气批了五六个,这也算是校园里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了。

    不过没人对此有异议,毕竟这两年中,忍校学生成绩的整体提高是肉眼可见的,成才速度变快也在情理之中。

    水门可不是感情白痴,他如今已经知道了玖辛奈的误会。

    不过他还是眯起眼睛笑了笑:“美琴同学的话应该『yīng gāi』没有问题『wèn tí』的,玖辛奈同学不用担心『worry about』。”

    “不是我担心,是你应该担心!”玖辛奈白了水门一眼。

    水门摇摇头,道:“不会呢,我不担心啊,玖辛奈同学的实力,肯定能通过的。”

    “喂,谁要你担心啊!”玖辛奈小脸一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然而『rán ér』当转到水门看不见的角度之后,玖辛奈脸上的薄怒如冰雪般消融,浮现起两片红晕:

    傻瓜……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所以请你,

    一定要通过考试啊!

    少女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

    …………

    …………

    稍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