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逍遥录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玩家 > 第二十七章 下山(新书求推荐票)

第二十七章 下山(新书求推荐票)
不过,在鸠山由纪夫当政时,莲舫曾这样<then>表示:“作为一名华裔议员,将会为推进两国友好与合作<hé zuò>而努力。
“打击网络赌博在国内难度< dù>都很大,就更别提是跨国案子了,尤其涉及到东南亚。
该工作<work>人员将向旅客提供旅游<lǚ yóu>信息、为旅客担任翻译提供帮助、协助使用中文<Chinese>的旅客办理登机手续等等。
当天,场外的诸多选民们更是高举莲舫的牌子为其当选议员呐喊助威。
”林祥夫介绍说,这些赌场的投资人大多来自中国<China>的澳门或香港<xiāng gǎng>,而幕后的老板从来不会现身,他们往往在缅甸注册一个餐饮或旅游<lǚ yóu>公司,然后注入资金。
负责<fù zé>登记赌注的两名<two>男子,则吆喝着下注或添加赌资。

    “其实我也不想杀人。”唐时有些纠结的说道。

    “可我要是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把你抓回去<get back>然后杀了你,既然他们想要杀你,而有我在,他们又没有这个能力,那他们落得个被杀的下场也是自己<zì jǐ>自找的,怪不得旁人。”

    听到唐时这话,脸上带着畏惧之色的杨过表情猛地一顿,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唐大哥这是……在向他解释?

    “身在江湖就是这样<then>,平时你想怎么善良都没事,可一旦遇上了敌人,你对他善良那就是对自己<zì jǐ>残忍,你不杀他,早晚有一日他会来杀了你,你同情他,可等你死在他的剑下时,可不会有人来同情你!”

    原本是打算随便解释一下也就算了,可既然说到了这里,唐时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自己曾经被佛道二教追杀的惨况,也正是在那一次次的除魔行动中,他渐渐的懂得了对待敌人决不能手软的道理。

    听着唐时一脸认真的给自己讲这些,不知不觉,杨过脸上的畏惧之色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思考。

    唐时的话也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岁月,他也是被人伤害过的,若是当时他有能力将那些伤害过他的人杀掉,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吃那么多苦?

    杨过在心里想了想,得到的答案为:是。

    如果把想要伤害自己的人给杀了,那他们自然<zì rán>就无法<to be>伤害到自己,自己也自然<zì rán>不会因他们而吃苦!

    从这方面来看,敌人的确该杀,杀了一了百了。

    只是……

    “如果你还是觉得<jué de>不忍心,认为杀人太多有伤天和也没事,反正人是我杀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见杨过的脸上已经<yǐ jing>没有畏惧之色,但还是有些复杂,知道<zhī dao>他心里在想着什么,唐时随意的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唐大哥,我……”

    “好了,你的烤山鸡我就不吃了,我要下山去了,你要一起<yī qǐ>的话就跟上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自己选择吧。”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还聊天让人想起了前尘往事,唐时也没有吃早餐的心思了,对着杨过说了一句后便转身按照小地图上的指示,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终南山上对他唯一<sole>有吸引力的就是活死人墓了,而活死人墓也已经<yǐ jing>被他给攻克掉了,再待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趁着自己还可以< kě yǐ>在这个位面待28天,四处走走逛逛,见识一下吧。

    想着,唐时的心情又变得轻松了起来。

    他就是这样,想事情<affair>的时候<When>心思沉重,而事情<affair>一解决<jiě jué>就又会很快的调整回来,选择一个让自己过得开心愉悦的活法,然后……一直活下去。

    至于杨过这个随身血库,算了,看在他大清早起来给咱烤山鸡的份上,他要是不愿意跟来就算了,反正天下之大,手无寸铁之人不知凡几,难道咱还会饿死不成?

    开玩笑<joking>!

    “唐大哥……”看着唐时离去的背影,杨过的眼中尽是复杂之色,此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之前唐时对他所说的话。

    “我要是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把你抓回去<get back>然后杀了你。”

    “你同情他,可等你死在他的剑下时,可不会有人来同情你!”

    “如果你还是觉得<jué de>不忍心,认为杀人太多有伤天和也没事,反正人是我杀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

    这些话一句又一句的在杨过的脑子的回响,让他的双眼越发的红了,也让他下意识的将拳头握得紧紧的。

    “哪里能和我没有关系,你都是因为我才把他们给杀了的,怎么能说和我没有关系,你凭什么这么说。”望着唐时的背影,杨过咬着后牙槽,沉声道。

    旋即,他猛地将手中那只已经烤的半熟了的山鸡给丢了,迈步朝着唐时快速跑去。

    与此同时,游戏机<games console>后台程序的机械声在唐时的脑海中响起。

    “叮咚,杨过对您的好感<gǎn>度+10,目前对您的好感<gǎn>度为75,你们之间的配合变得更加默契了。”

    听到这条提示<tí shì>音,唐时行走的速度并没有为之减慢,但从他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可以< kě yǐ>看得出来,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

    一炷香后,身后跟着一个位面之子的唐时来到了下山的路上,可是没想到没走几步路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好巧不巧的是这群拦路的居然又是全真教的臭道士们,他们这是找死找成习惯了是吧?

    唐时对此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和之前的郝大通一样,他们封路的目的是为了抓杨过,而且<but>因为这群封路的都是第三第四代弟子的缘故,年强气盛,一看到杨过他们就全都拔剑冲了过来,连个招呼也不打。

    吓得杨过赶紧再次缩在了唐时的身后,他现在可打不过这么多人,九阴真经还没有学会呢!

    没有计较杨过在后面抓着自己衣服的举动,看着眼前这群对自己二人一拥而上的全真教的年轻道士们,唐时略微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臂,双眼陡然变红。

    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涌现,作用到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令他们就像是被点穴了一样,动作猛地停顿了下来,无法<to be>动弹。

    用念力封住他们的动作后,唐时迈步穿过他们,继续前进,并没有因为他们在小地图上显示的是代表野怪的红点就将他们置之死地。

    这是一场游戏,是他在玩游戏,而不是游戏在玩他。

    不是游戏说杀了谁有奖励,他就要去杀谁,也不是游戏说杀了谁没有奖励他就不杀了,总之,杀或者不杀,取决权在自己的手中,区区一个游戏休想左右他!

    跟在唐时的身后,穿过这群高举着剑一动不动的全真教弟子,杨过一脸的好奇,途中更是伸出手指在他们的身上点了点,发现不管他怎么点,这些道士就是无法动弹,看样子不像是被点穴了,可他们这模样又的确是被点住了的样子,这让杨过对唐时所用的手段很是好奇。

    就这样,没有了阻拦,唐时带着杨过顺利的走下了终南山。

    在他们抵达山脚时,唐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发现时间大约<dà yuē>为凌晨八点半左右,想着自己昨晚潜泳了两次,衣服虽然干了,但那水却不干净,是该找个地方好好的洗个澡了,而且<but>……

    转头看着身后那个捂着不停<back again>发出声音的肚子的杨过,唐时的嘴角动了动,然后淡淡道:“先找个客栈调整一下状态吧。”

    “好。”闻声,杨过高兴的笑道。

    他就知道<zhī dao>唐大哥是外冷心热,一定是听到他肚子发出来的声音知道自己饿了,所以才会说要去客栈的!

    对此,若是唐时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回复他一句,“少年你真是想得太多了”。

    打开小地图看看附近有没有客栈,很快唐时便找到了一家距离他们最近的名为“四季”的客栈,于是带着杨过朝那里走去。

    而就在他们前往这家四季客栈之时,在城内的另一条路上,一个道姑带着两个年轻女子也正往那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