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倒霉蛋
大陆的石油、铁矿石进口和对外贸易极度{attitudes}仰赖南海航线,多数商船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
大陆既然可以{can}和甘比亚建交,那么中华{zhōng huá}民国的邦交国都可以{can}建交,只是等一个
入法,引发数个反迫迁团体在市府外抗议;台北市长柯文哲当日对此表示,市政会议{meeting}中
抵达潜伏区域{qū yù}后,常规潜艇还可以释放无人潜航器,进入港口长期潜伏,也可对海底地质地形进行详细勘察,为核潜艇寻找最适合的潜伏路线,甚至可以上浮伸出电子侦察桅杆,截获检修中的舰艇雷达信号,为电子对抗丰富数据库

    吴迎春跑了一圈转回来,跳下马,又迎来一阵拍巴掌叫好声,高兆嗓门最大{zuì dà}。

    贾西贝是跳起来,刚一直陪着高兆坐地上哪,她跑到马跟前,小菜也急忙跟过去递上糖果,香兰端着倒好的水,专门给马准备{zhǔn bèi}的,两个丫鬟一个喂糖一个喂水,贾西贝还给马捋毛,轻言轻语道:“红兔子,你要乖乖的哦,可不能摔我,不然以后不给你吃糖了。”

    姚师傅都快要哭了,再让小娘子多学几次骑马,赤兔就要被养成宠物马了,太可惜了呀,明明是一匹冲阵龙驹,不行,等小娘子们不学骑马的天数,要好好训练下赤兔。

    高兆因为刚才那一下,还没缓过来,就让钱玉兰去学,钱玉兰担心{worry about}高兆,要陪着她,高兆说自己{his}没事,先歇会,说钱姐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别浪费了时间,钱玉兰这才去学了。

    吴迎春仔细的教着,姚师傅旁边指点,钱玉兰也能骑在马上慢慢溜达,就是还不敢小跑。

    轮到玉青瓦,别看她小,前几次跟着去也学会了,这次敢上马了,在马上笑的咯咯的,吴迎春和姚师傅一左一右的跟着。

    见此情景让不服输的高兆战胜{win}里心里的恐惧,爬起来也要开始{kāi shǐ}。

    那就是,吴迎春和姚师傅紧张的在马的两边护着,吴迎春还一直说着放松,手拉好缰绳,跟指导新手一样,一句接一句的。

    刚上去有点怕,不像上次骑马,是新奇和兴奋,毫无畏惧,这次是经过了那么一摔,心里就胆颤了。

    好在赤兔是个温顺的小马,没特殊情况,它也不会乱跑,高兆从慢慢溜达开始{kāi shǐ},到慢慢小跑,就是马小跑,姚师傅都是旁边跟着跑。

    很快到中午了,大太阳晒着,个个都流汗,小菜和香兰殷勤的给每人都递帕子,高兆看了看小菜那边,厚厚的帕子叠放着。

    远处贾家的马车驶过来,到了跟前,先是下来两位嬷嬷,然后是两个丫鬟,丫鬟拿了块布,在地上铺好,两个嬷嬷提着竹箱,打开把菜端出来摆放好。

    丫鬟也去马车里接着提出竹箱,高兆数了数,总共六个竹箱,每个里面打开四个菜,那就是二十四个菜,还有一个大瓦罐,估计是汤。

    小菜是去了马车前面,车夫旁边有个木桶,车夫把木桶抱下来,小菜拿了小木盆,车夫往里倒了水。

    “来,先洗手,盆子只有一个,我们轮着洗,吴姐姐开始。”因为吴迎春最大{zuì dà},贾西贝是想起了高兆曾说过的,要从大的开始。

    吴迎春说道:“从玉妹妹开始,她最小{smallest},兆妹妹说吃的用的要从小的开始,说话做事要从大的开始,玉妹妹最小{smallest},她先来。”

    玉青瓦看看贾西贝,听到她说那就玉妹妹开始,她才走上前,在木盆里洗了手,旁边一个丫鬟递了帕子。

    就这样{then}一人一盆水,洗了手,贾西贝欢快的招呼大家坐下,几人都跪坐着,嬷嬷给每人递了筷子,盛了汤。

    “尝尝,我今天让厨娘做的,都是我点的菜,有卤肉,兆妹妹肯定爱{love}吃。吴姐姐,别客气,我不挨个招呼了,又没外人在,想吃什么自己{his}夹。”

    高兆不客气的夹了菜,没吃先说话:“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吴姐姐钱姐姐,别客气,多吃点,吃饱了下午好有劲骑马。”

    贾西贝端着汤碗哈哈笑,“幸好我还没喝,不然就要一口喷出来大家都别吃了,吃个饭还丰衣足食,兆妹妹说话就是逗。”

    “快吃,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大家看着严肃说话的高兆又是一阵笑,旁边站着的嬷嬷都看了看高兆。

    菜做的是美味,高兆又吃了个饱上加饱,汤都喝了两碗,更是引得嬷嬷不停{bù tíng}的看她。

    “我就喜欢{xǐ huan}和兆妹妹一起{yī qǐ}吃饭,觉得{jué de}吃的是天下最美味的,我祖父都说我现在不挑食了,那就是跟兆妹妹一起{yī qǐ}吃饭后才改的,兆妹妹说浪费粮食天打雷劈,农户种点庄稼多不容易,要是天不好没有收成,农家就得饿一年肚子,所以浪费粮食的老天会惩罚的。”

    玉青瓦一听赶紧把碗了剩的那口汤喝了,“我爹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我也不浪费。”

    高兆撇嘴,都是高门女,当然挑嘴,饿上一年绝对不挑食。

    钱玉兰经常听高兆类似的奇怪话,见怪不怪,她是吃饱了就不会动筷子,但也不乱浪费,吴迎春听了高兆的话直点头。

    就是不想浪费,菜多吃不完呀,高兆可惜的看着还有好多菜,香兰看着大娘子的眼神,主动说把剩下的菜给刘婆子家去。

    刘婆子家困难,又有个傻石柱,一年都吃不上一斤肉,有时靠街坊给点,香兰是看小娘子吃剩的还有好些肉,看大娘子的眼神就赶紧替主子说出来,不然等主子说该让别人看不起了,一个剩菜还可惜。

    “香兰最好了,还能想到这个,那你跟着车去,直接回家下午别过来了{老弟},也没啥事,回去{get back}给我娘说,我好好的,早上我差点摔的事可不能说,不然罚你一个月不能吃肉。”

    “大娘子放心,奴婢绝对不说。”

    嬷嬷丫鬟一顿收拾,香兰把几个剩菜归到一个盘子里,专门用一个竹箱来装,小菜又去端水给小娘子们洗手,姚师傅刚是另有给他的饭菜,他就在车夫那吃了。

    等马车走了,高兆几个在地上坐着,学骑马时不觉得{jué de}太阳晒,这会就觉得好大的太阳呀,每个人都流汗了。

    最先受不了的是贾西贝,她说道:“干脆我们回家吧,以后来学就等太阳下去点了,学到快天黑,不然大中午要把人晒晕了。”

    “那前几次你们是怎么学的?”高兆好奇的问道。

    “是呀,上几次是怎么学一天的?”贾西贝也纳闷。

    吴迎春接话道:“那几次天阴,没这么大太阳,还有风,今天是怪了,一点风都没,闷不说太阳又晒。”

    我擦!,那肯定是因为我的原因,扫把星就不让我好过,为何我就是个倒霉蛋,高兆冒汗。